衔觞

有缘再见( ͡° ͜ʖ ͡°)✧

狩猎者游戏01

注意:

1.奇幻冒险paro,脑洞清奇,全程高能。

2.不全的全员,CP包括叶周、黄喻、韩张和微量方王,以及君莫笑×一枪穿云

3.不出意外日更/隔日更【壮士断腕状

 

 

01.False Heart

“欢迎进入狩猎者游戏。在本次游戏中,希望您遵守以下四个规则:

1.作为【玩家】,您将和【狩猎者】互相狩猎,击杀敌对阵营则可升并级获得奖励。

2.初始条件下【狩猎者】拥有力量,【玩家】拥有地图(显示狩猎者位置)。

3.游戏过程中【玩家】可通过探索解锁更多隐藏规则和秘钥。

4.一方全灭则游戏结束。

最后祝您玩得愉快。”

  

黄少天感觉自己好像沉进了放满热水的浴缸里,这浴缸很深很深,他在永无止境地下沉。每一根神经都软倒成了失意体前屈的形状,唯有耳边系统毫无感情的棒读声一点一点敲击着他的耳膜,像闷雷一样由远及近,最后炸响在空旷的意识的深处。

与下沉的感觉截然相反,他内心的吐槽欲望像泡泡一样咕嘟嘟往上冒——卧槽这什么破游戏规则只有这几条吗!说好的全息网游体验服呢连个加点也没有吗连个世界观职业观都没有吗到底是我玩游戏还是游戏玩我呢!!!

最后连说话的欲望也逐渐消沉,意识模糊之际,眼前突然一阵刺眼的闪光。黄少天勉勉强强睁开眼睛,只一眼就呆住了。

眼前的剑客穿着一身闪亮的银色盔甲,冰雨就握在他的手中,即使在这个柔软得要化掉的地方还是锋利无比。

金色的头发在这仿佛羊水的地方慢慢浮动,脸庞英俊,无喜无悲,双眼微阖,像还沉浸在一个久远的梦里。

他是夜雨声烦。

他就是操纵着他在游戏里征战荣耀……黄少天下意识伸出手指想要碰触他,对方也如同他的镜像一般缓缓伸出手指,那情景好像ET马上要重演……

下一刻黄少天只觉得脖子上划过一道冰冷,滚烫的鲜血飞溅,却没有痛感。寒光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蓝雨的剑客动作利落而又优雅,冰雨带着血光归剑入鞘。黄少天最后一眼看到的只是那对比剑还冰冷的双眸,有如所有恒星寂灭后深蓝的夜空。

 

这事还要从夏休期拍广告的事说起,某还名不见经传新兴游戏公司斥重金邀请了一票荣耀大神级人物来试玩他们推出的第一款游戏——《狩猎者》。

受到邀请的人包括黄少天,喻文州,韩文清,张新杰,张佳乐,王杰希,肖时钦,周泽楷,叶修。能同时请到这么多大神,不仅由于天价的代言费,还因为这是首个大型全息网游。其研发过程一直都严格保密,像他们也是到后期测试服开放时才知道的。

靠早就知道没什么好事,黄少天腹诽,那家破公司不仅偏僻,还鬼气森森连工作人员都没几个,进去还没和来得及互相打个招呼就被塞进全是不明液体的游戏仓……不过这游戏做得还挺是那么一回事,刚才夜雨声烦就极其逼真,估计那是给自己一帮职业选手的彩蛋……黄少天还没细想,脚下突然有了实感,身上液体的黏腻感觉也消失了。睁开眼睛一看,自己正站在大马路上,正午的阳光明晃晃,川流不息的马路,熙熙攘攘的人群,连远处大厦都细致入微。

不对劲!身为一个职业玩家,黄少天非常了解现在的技术水平,普通游戏尚做不到这么细致,更何况它一个还处在起步阶段的全息网游?

不过也许正是因为全息网游的缘故,与原本的网游技术完全不同也有可能。黄少天试着拉住刚刚路过他旁边的一个姑娘。

“姑娘你好你看得见我吗你感受到我握你手的温度了吗你认识我吗我叫黄少天,要是我现在光秃秃地站在现实的大街上肯定被你这样年纪的女粉丝包围啦……”任他巴拉巴拉一大堆,那姑娘也没什么反应,虽然他们能碰触,但对方对被抓住的地方置若罔闻,眼神也没有焦点。

看来是感觉不到我的存在,还好还好,黄少天想,要是每个人都有人工智能能说能唱能陪他讲相声这游戏才是逆天了。

 

他的视野中一直飘着点绿光,跟着他晃来晃去。这是玩家操作系统,属于黄少天对这游戏少得可怜的了解之一。

脑袋里想着打开打开打开打开,绿点就很有科技感地弹出一排操作界面外加一个小地图,这些都罗列在视野的边角,不会影响正常视物。

没有属性点,没有技能界面,没有交流界面,背包里有100金,黄少天从头翻到尾从尾翻到头,冷汗渐渐冒出来——没有退出键。

他在大街上跑了起来,穿过人山人海,这条街也仿佛没有尽头,他甚至跑到大马路上,那些疾驰的车却像幽灵一般瞬间在他跟前停下,然后绕开,又瞬间加速开走,车窗内一闪而过的是他们做工精致的脸,每张都不尽相同,连尾气都做得很逼真。

哪怕现在有一个车主跳下来大骂“傻逼找死啊”他都会觉得很开心。

跑久了黄少天开始感到体力不支——连身体素质都和现实中差不多——他在路中央撑着腿仰天长吼:“我要退出出出出出——”

“少天?”

那一瞬间,黄少天简直感到天使在歌唱赞歌在鸣响,他一回头,看到混乱的人流中他家队长走出来,好像一片灰暗中一点明快的色彩,一出现就点亮了整个世界。

他嘴角还带着一点笑意,像他一直以来的那样。黄少天看到他微笑简直就觉得整个摇摇欲坠的世界妥妥地放下来了,狂跳不止的心也安分地蜷回了心腔。

“队长!”黄少天跑过去,“你怎么找到我的你看到别人了吗你知道怎么退出吗这什么破游戏……”

“少天,这里没别人。”喻文州笑着打断他。

黄少天从善如流,特精神地喊了一句:“文州!”

 

两个人找了个公交车站坐下,交换了一下情报,原来喻文州也是莫名掉到这条街上,然后就漫无目的地走着,直到听见黄少天的叫声。

“你有被夜雨……不对,你应该是被索克萨尔,杀过吗?”黄少天问道。

喻文州点头:“有,但是再次醒过来后身上没有伤,当时的感觉却非常真实。说到这个,你看过地图了吗?”

“地图?”黄少天才想起来刚才太焦急忘记翻开地图,他马上打开一看,只看见许多红点飘在一张小地图上,有的静止不动,有的缓缓晃荡,有的则飞快地移动,自己所在的方位则是一个蓝色三角。只要一注意到那些小红点,名字就会自动冒出来。什么君莫笑,一枪穿云,大漠孤烟,王不留行全都在上面,还有他们的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

“他们是狩猎者?”黄少天回想起规则,马上反应过来,“也就是说我们的角色要狩猎我们!”

“对。不过规则上说的是互相狩猎。”喻文州点头道。

回想起夜雨声烦那凛冽的一刀,黄少天还心有余悸。狩猎夜雨声烦?脱离游戏黄少天不过只是个体质比较好的游戏宅,根本没有受过战斗训练。

但是他们现在还在游戏中,只要是游戏,从小到大就没有能难倒黄少天的。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有反击的方法,只是现在还不知道?”黄少天注意到那个“互相”。

“嗯,平衡是游戏的基础,没有反击方法的游戏,只能是失败品。”喻文州分析道,“而且我们未必会输,因为我们可是职业的……”

当喻文州说出最后那几个字的时候,黄少天几乎贴合着他的唇形说出来,尾音就交融在他们交缠的舌尖。相处多年,早就知道对方会说什么话,早就知道他微笑时嘴角扬起的弧度,早就知道对方什么时候需要一个吻。

“少天……”喻文州闭上眼睛,气息交换间呢喃着他的名字。他们吻过很多次,却是头一回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人群之中,即使那些路人从未注意到他们,也好像得到全世界的承认了一般。

“报告文州,”一吻完毕,黄少天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亮出肉食动物的虎牙,“早就想当众吻你了。”

喻文州好脾气地笑笑,小声和他说:“我也是。不过你不怕游戏公司录像吗?”

“他们敢!早就说好了第一次只是体验不会录制要是录了告到他们破产哦……不过要是录了也好我问他们要过来放到家里收藏留念。”

他所说的家,是他们一起在G市租的房子。

吻完两人都有点懒懒的餍足,便握着手一起坐着,晒着下午的阳光,暖意融融。

黄少天觉得有点不对,他们不是应该讨论一下在这个诡异的游戏里接下来怎么办吗?要是平时队长肯定早就把自己想到的分析给他听了。这样想着,他便转过头,刚巧喻文州也转过来,嘴角噙着一点暖暖的笑意,好像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

“我爱你。”他突然说,样子很随意,声音是平时的响度,足以让周围的人都听得清楚。

堵在胸口的什么担心忧虑计划全都烟消云散了,黄少天深深望他一眼,高声喊道:“我也很喜欢文州啊!”

他的声音嘹亮穿过车马喧嚣,飘上天宇苍穹,好像要全世界都听到。

然而全世界都没有听到。

两个人并不在意,相视一笑,黄少天抓起喻文州的手,捂在胸口,像捧着什么宝贝。

“对了文州你的手怎么那么僵,是冷的吗诶哟这边天气都和外面不一样到晚上了肯定更冷!”黄少天低着头摆弄他的手指,看不见对方的脸。

“我不是手残吗?”喻文州自嘲地笑笑。

“文州那可不行晚上天更冷衣服还是要穿我去小巷里看看能不能给你扒件外套来,你等等啊!”

黄少天说话间已经闪小巷里发挥机会主义作风扒衣服去了,喻文州坐着看他离开,脸上仍带着微笑。

 

在闪进小巷阴影的那一瞬间,黄少天脸上糟糕的恋爱青年表情就消失了,他狠狠吐了口唾沫又擦擦嘴。果然接吻什么的最能测验真伪,吻技真是太烂了一点也跟不上节拍,还有我家文州接吻从不闭眼的他那时候湿漉漉的眼神简直是大杀器好么他那么心脏怎么可能不利用……还有手残你妹啊手残,我家队长手可柔软了谁用谁知道!……笑笑笑整天笑,用队长的脸就能不要钱一样天天笑了吗!

不过还不能确定,他还要再试试。

翻过规则又看了看,黄少天焦躁地绕了两圈,揉揉脸揉出一个略带遗憾的表情走出来,“啊呀文州那些路人的衣服果然扒不下来都跟长身上似的!文州你要冷到我怀里来……王不留行!”

黄少天突然大叫一声,喻文州一愣,也紧张道:“怎么了?!”

“王不留行过来了,卧槽速度超快!”

喻文州一迟疑,站起来,道:“我们快跑?”

“来不及了!文州快过来我们去刚才的那个小巷,我觉得那里可以躲一躲。”他拉着喻文州的手半拉半扯把他拉进巷子里。

那是个死巷。

黄少天堵在两人宽的巷口,阳光洒下来他的影子被拉成了一个大魔王的形状,喻文州在阴影里被堵在他与墙之间,表情晦暗不明。

“少天我们不走么?”

“还要装吗?王不留行还在那边做狗追尾巴运动呢根本没过来果然你看不到地图吧!狩!猎!者!”

“少天,我不是……”喻文州往前走了两步。

“还在装!要我教你在黄少天面前装喻文州是多么愚蠢的决定吗!我会告诉你文州一被舔到上颚就会敏感地抖一下吗!我会告诉你文州的手又软手活又好吗!我会告诉你文州每次笑起来都不一样才不是这样千篇一律吗!下次学着点!”黄少天缓缓举起手里的钢管,这是他刚才在巷子里捡的藏在巷口的。他不确定狩猎者能强到什么程度,他必须做好准备。

喻文州还在向前,几乎要与他面贴面。

“你别过来哈,我真的会动手哦……看看看我幻影无形剑剑剑剑剑!”黄少天连连后退,他还没有伤害一个人形生物的心理准备。

喻文州却好像毫不畏惧他的虚张声势,轻轻握住他的手,在他耳边说:“你手里的那个杀不了我,你的不信任会杀死我。”

黄少天咬咬牙愣愣地看着他温润的眉眼,缓缓放下了手中的钢管。

喻文州也回望他,缓缓露出一个微笑。

笑意就这么突然凝固在了他的嘴角,黄少天从下而上狠狠挥出了钢管。

“所以都说了不要露出这么假惺惺的笑啊!”

 

【世界频道】玩家黄少天击杀狩猎者索克萨尔,获得武器冰雨,实力进阶。

【世界频道】玩家黄少天发现秘钥:战术大师可消除、伪造自身在地图上的位置。

 

 

评论(4)
热度(216)

© 衔觞 | Powered by LOFTER